西安公交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公交 地铁
西安公交查询 网站微博西安公交百科 西安城市一卡通服务网点公交实时查询
查看: 1212|回复: 5

女子急着下公交车 刺伤两名挡路女子

 关闭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8-12-1 09:5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河南商报12月1日报道 昨日上午11时许,郑州市二七广场人民南路上,双层公交909路车正在等红灯,因为是周日,公交上挤满了人。

  “打架了!”车长张师傅听到车后有人叫喊,赶紧回头,看见一女子持一把尖刀在车厢阶梯处挥舞。“有人受伤!”紧接着又是一声喊叫。张师傅赶紧拨打110报警,车厢内,几名男乘客上前将持刀女子贴车窗死死摁住。

  公交车在二七广场站紧急停靠,一女孩牛仔裤上被划破好几道口子,鲜血顺着大腿往下直流,另一名受伤女孩同样大腿部被刺中。

  两名交警赶到时,持刀女子仍紧攥尖刀嘟囔着:“谁叫她们不让路!”民警同乘客一起,将女子手中的水果刀夺下,随后将其扭送至北下街派出所。两名伤者被紧急送往医院。

  “太突然了。”同在909路公交车上的市民黄先生说,当事双方发生点口角,没想到就动了刀子。

  黄先生说,当时,俩女孩从公交二层下来,因为一层站满了乘客,二人走到阶梯处停下,中年女子则跟在二人身后,嘴里嚷道:“让一让,让一让!”前面一个女孩说:“人多挤不动,都要下车的,不用急。”中年女子接着骂了一句,双方吵了起来。突然,中年女子从包里掏出一把约10厘米长的折叠式水果刀,朝其中一女孩裆部使劲刺去,并迅速拔出刀子又刺中了另一个女孩。

  当事人

  从洛阳来郑州玩,没想到被刺伤

  昨日下午,记者在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见到两名受伤女孩。

  “真没想到,来郑州找同学玩,竟然在公交上出了这事儿。”24岁的受伤女孩燕子(化名)说,自己在洛阳上班,趁周末来郑州找同学小唯(化名)玩,本来打算在二七广场逛街,下午就回洛阳去,没想到车没到二七广场,两人就被突如其来的水果刀刺伤。

  燕子躺在病床上,脸色苍白,堆一旁的牛仔裤上染满了血迹。“刚缝了三针,目前病情稳定。”值班医师告诉记者,燕子骶骨上血管被刺中,幸亏伤口不深,如果受伤部位稍微偏斜,一旦刺中膀胱部位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小唯大腿部被刺中4刀,最深伤口约有1.5厘米,因为在不同的病房,她强忍着伤口疼痛,不住地向其他人打听燕子伤得严重不严重。“她专程来找我玩,没想到竟被刺伤,真觉得对不起她。”

  “要不是车上乘客多,双方也不会因为拥挤发生口角,女子可能就不会拿刀伤人了。”跟其他乘客一同摁住伤人女子的市民王先生说,当时909路上下层都挤满了乘客。“人贴人,跟贴肉饼似的,个个都挤得满头大汗,心烦气闷,一旦碰到个性情急躁的,难免会做出过激行为来。”

  “公交上人多拥挤,才导致朋友被刺受伤,公交公司是否应对此事负责?”小唯的朋友周先生就此质疑。

  追责

  律师表示,公交公司应负连带责任

  周先生的质疑并非没有依据,在近日省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《郑州市城市公共交通条例》明确规定:驾驶员、售票员从事运营服务时,应当保护乘客安全,对发现的盗窃、诈骗等违法行为应当予以制止,并报警。

  该909路公交车长张师傅认为,自己在事发后报警并积极维持车内秩序,尽到了分内职责;而伤人乘客的水果刀上车时装在自带包内,自己不可能发现制止并拒载。

  对此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认为,按照《客运公司与乘客运输合同法》规定,乘客买票乘车,即与公交公司形成合同关系。公交公司应履行将乘客安全、准确送往目的地的义务。“就此案来说,受害方可根据警方最终责任认定,依法追究相关当事人及公交公司的连带责任。”

  对话

  “捅伤她们我不后悔”

  昨日下午,记者在北下街派出所见到了伤人者张秀枝,她周身上下干净利落,最醒目的是脚上一双雪白的运动鞋,干净得仿佛它的主人今天并没有出过门。

  办案民警说,目前案件还在调查取证中,但是张秀枝很不好说话,这可能跟她曾有数次离婚经历有关,她性格比较偏执、表达方式也有些尖锐。

  记者:你今天到二七广场有急事吗?为什么要随身带把水果刀?

  张秀枝:没啥急事,就是到二七广场去玩,到站了我当然要下车,可有三个女的拦着我不让下车,还说:“有能耐你下去呗。”我告诉她们,下车就下车,有啥能耐不能耐的?可她们三个不依不饶地拦着我,我一张嘴咋说得过她们三张嘴?

  忘了是谁先动的手,反正她们三个打我了,我咽不下这口气,才把刀从包里掏出来。这把刀平时是用来削水果的,当然有时候也能拿来防身。世界上坏人多,老是有人害我。

  记者:你想知道被捅伤的两个女孩的伤情吗?你后悔伤人吗?

  张秀枝:不想知道,她们死不了,我往其中一个女孩腿上捅了4刀,另一个女孩胯上捅了一刀,都不是要害部位,她们就是受点皮肉伤。即使她们死了,我任由你们处置就是了,没啥大不了的。

  捅她们我一点也不后悔,要不是她们一块“害”我,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。我在郑州12年了,当过保姆,进过纱厂,打过零工,啥人没见过,可我就是不明白为啥到哪都有人“害”我?干啥都不顺,现在我连个工作都没有。

  平时借钱过活,庆幸没有孩子

  记者:没工作,你平时靠什么维持生活?

  张秀枝:没靠啥,借钱呗,反正总会有人借给我,之前一个人还说要借给我钱,不用还,另一个人说,借给我钱,但是要算高利贷,我一想那就借呗,反正就我一个人我怕啥。

  你看,就这样我也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特别干净,看到脏的东西就受不了,我从小就这样。我的包里装了一包菊花茶、一个杯子、一大卷卫生纸,因为我从不喝外面的水,我就喜欢菊花茶,特别清香,卫生纸是我出来玩时累了,可以打开铺在凳子上歇会儿。

  记者:需要帮你通知家人吗?他们可能会担心你。

  张秀枝:不需要,现在郑州就我一个人,老家南阳爸妈都已经“走”了,跟兄弟们都不怎么来往,不用通知,谁也不会担心我。在郑州的前夫当然也不会担心我,我最庆幸的就是没有生孩子,不然现在他(她)可咋办啊?